• 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本涌入精釀啤酒后遭遇迎頭一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2/6/2 12:30:28 | 文章來源:液態價值  | 【大 小】 【打印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如果你愛一個人,就讓他去搞精釀,因為這里是天堂;如果你恨一個人,就讓他去搞精釀,因為這里是地獄?!本勂放扑砷g釀坊的聯合創始人、松間酒館主理人Nick笑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自2008年中國第一家精釀酒廠“高大師”開業,精釀啤酒進入中國已經十余年,期間潮漲潮落好幾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今年四五月間,本該是精釀“清涼”上場的大好時機,疫情突然卷土重來,讓這種“天堂即地獄”的既視感更加明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Nick告訴記者,今年基本上已經報廢了一半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正常情況下,我們四月份就要發力,發布新品、活動促銷、拓展市場在年頭就已經規劃好,但現在計劃都被打亂了,時機也錯過了?!?br />     錯過4月,今年報廢一半。而要錯過這個夏天,精釀人錯過的可能是一整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01與疫情抗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海淀區學院路,是著名的“八大院?!本奂瘏^。往年四五月間,天氣剛熱,附近的大學生等年輕人便開啟了“清涼消費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而今年,4月底及幾乎整個5月,都在與新冠病毒抗爭,開在這里的精釀酒小店啤學院也是如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啤學院店主陳宇迪告訴記者,疫情期間禁止堂食,賣貨只能靠外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他就靠著一臺封易拉罐的打包機給顧客提供精釀酒的外送。打包罐的成本一個一塊多,這個費用陳宇迪自己承擔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除了包裝成本,外送費也是一筆開銷。陳宇迪說,“這部分錢讓客人承擔不太合適,我自己承擔也不劃算,現在沒那么多客人,索性就自己送了?!?br />     相比于外送和包裝的成本,陳宇迪最在意的是房租的壓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啤學院的房租是每個月兩萬元,陳宇迪算了一筆賬,要想不虧本的話,一個月流水至少三萬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店里酒水的進價占售價的百分之三十左右,瓶裝的基本是百分之五十。瓶裝的在淘寶可以買到,價格如果再往上走的話,顧客就不會在這里喝了?!?br />     正常情況下,啤學院均衡下來的周客流,大概是一天十桌人,“周五周六人多,周四人也挺多,其他時間就人比較少,六七單吧?!?br />     陳宇迪說,來小店的博士生、教授等客人比較多,“這邊在整個業界里應該算一個比較特殊的地方了,客戶群體比較穩定?!辈贿^,疫情下店里的流水下降挺多的,差不多是正常時候的百分之二十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不止啤學院一家,遠在浙江嘉興西塘的松間釀坊日子也不好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3月以來,我們基本上沒辦法正常生產,5月26日發布的這批,是疫情以來生產、灌裝的第一批產品?!?br />     據Nick所說,受周圍區域疫情影響,酒廠所在的浙江西塘古鎮一直封封停停,這對于松間釀坊的影響非常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人員進出非常不便,整個西塘區域的供應鏈在5月中下旬之前基本處于斷裂的狀態,物流都停掉了?!盢ick告訴《液態價值》,“我們的原料進不去,貨也運不出來?!?br />     松間釀坊主要生產兩類產品,一類是瓶裝啤酒,另一類是桶裝生啤。后者需要冷鏈發貨,但是西塘不通冷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過去他們都是短駁物流,兩個小時從西塘運到上海的冷庫,然后再轉冷鏈發往全國。但疫情期間,江浙周邊能夠接駁冷鏈的區域都封了很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松間釀坊受到的影響顯而易見。缺乏資本支持的小型精釀品牌很難找到行之有效的手段來分散、稀釋風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現在壓力最大的肯定是現金流,我們沒有任何資本投資,所有的資金目前都是我個人在投入?!眴T工薪資、房租水電、設備維護等成本,對Nick來說都是很大的開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西塘的其他啤酒品牌同樣很艱難,Nick說,喜盈門也是五月才剛剛恢復生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困境中的陳宇迪也沒有什么應對之策?!白咭徊娇匆徊桨?,先把這兒弄安穩了,才有精力干別的呀?!?br />     陳宇迪去年九月份才接手這家精釀酒小店,他表示:“四月份做得比較好,靠積累下來的口碑,附近很多人成為店里的???,正常情況下馬上要進入旺季了,但疫情一下子給打回去了?!?br />     02幾經起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精釀啤酒發源于國外,英文為Craft Beer,意即手工啤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相比普通啤酒,精釀啤酒選取優質啤酒花、麥芽、酵母和純凈水作為原料,采用艾爾工藝和上層發酵生產,生產周期更長,制作更精細,生產過程不添加任何食品添加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2008年,海外歸來的高巖,在南京開了中國的第一家精釀酒廠“高大師”,坊間稱為中國精釀的元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行業有句話說,中國精釀服務三億年輕人,三億啊,千億級的市場,看起來很美好?!睋﨨ick分析,精釀行業看起來投資少、毛利高,門檻不算高,這是多數人認為精釀賽道好進入的原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2012、13年,精釀曾經有過一波高峰?!澳嵌螘r間,出現了很多到今天我們仍津津樂道的廠牌和廣受認可的大師。而2015、16年,順應著消費升級的口號又有過一波風潮,那時候也有很多資本入局?!?br />     但在Nick看來,很多人進入這個市場并沒有準備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進入這個行業的人大概分為兩類,一類就是想來蹭一波消費升級的紅利,這種純靠炒作概念的商業模式本身就不具有可持續發展性?!?br />     “另一類就很有意思了,縱觀中國精釀圈里面有名有腕兒的,不管是廠牌主理人還是KOL,基本沒有科班出身的,幾乎全部都是愛好者。比起抱著純商業目標投身精釀行業的人,愛好者們確實有更大的熱忱、更高的職業素養和專業水平,但很多人的商業模式是純產品思維,尤其是一些水平很高的愛好者,這些年來那么多轉商釀的家釀大賽冠軍,真正成功的人其實非常少?!?br />     所以雖然有很多充滿熱情的年輕人選擇進入精釀賽道,但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資本對精釀賽道并不是特別熱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Nick認為,精釀啤酒具有高度個性化、工匠化特征以及極強的文化屬性,這在本質上和追求規?;透呋貓舐实馁Y本運作模式是沖突的。而中國精釀行業進入資本化運作的速度太快,沒有經歷正常的文化沉淀、積累階段,直接從蹣跚學步變成快步小跑,那結果可想而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這個階段,精釀行業的淘汰率非常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企查查數據顯示,2019年-2021年,精釀啤酒相關企業注冊量分別達到了1258、1683以及2668家,但同時,注銷、吊銷的也不在少數,同期精釀啤酒相關企業注銷、吊銷量分別為278、414以及560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直到2021年,精釀重新回到了火熱的狀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“2021年,幾乎每個月都有資本投入到精釀品牌?!?br />     2021年2月,賣精釀啤酒的連鎖酒館海倫司宣布獲得3300萬美元的首輪融資,投資方為黑蟻資本、中金公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2021年7月,精釀啤酒軒博啤酒宣布完成5000萬元Pre-A輪融資,目標是降維打擊傳統工業啤酒,由梅花創投領投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大約4個月后,該品牌又獲得了數千萬元 的A輪融資 ,由野草創投領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松間酒館創立于2017年,而松間釀坊則是2021年10月才打造出來的新品牌,屬于典型的小微型精釀品牌,也屬于典型的廠中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啤酒在中國被歸類為食品的一種,生產需要食品生產許可證?!艾F存的政策法規很多都是針對大型啤酒釀造企業的,對小微型精釀釀造企業并不友好。而且目前有一些業態,比如前店后廠的模式都屬于灰色地帶?!?br />     Nick介紹,“目前國內大部分小微型精釀品牌都和我們一樣,寄居在大型啤酒廠里面,利用啤酒廠的證照來生產和銷售,因為自己建廠并獲得全套證照的成本是極高的?!?br />     松間釀坊目前寄居在西塘的喜盈門啤酒廠里,自有設備包括五百升的糖化設備、五個五百升和七個一噸的發酵罐,年總發酵能力在一百二十噸左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03精釀的下一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陳宇迪觀察到,此次疫情之前,精釀行業處于上升的趨勢?!伴_店的也好,自己建廠的、找代工的也好,都在擴大,我其實也有點打算?!?br />     他的啤學院店面不算大,共有十六款酒和還有各種瓶裝、罐裝精釀酒,提供電玩、桌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松間釀坊,目前已經在廣州開發了新的代理商,西塘的供應鏈打通后,終于有一批酒上路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但是Nick表示,他的心里非常忐忑,“就在發酒那天,我們在廣州的合作伙伴說廣東又出現疫情了,又是一輪全員核酸。這對我們來說是巨大的風險,因為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事情?!?br />     站在酒廠經營者的角度,Nick認為,相比疫情,對他們影響更大的其實是政策上的不確定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有標準有規則,我們去遵循就好了。我們也能夠評估這個標準規則對于我們的商業模式來說,有沒有利潤空間和生存空間。我想任何一個商業企劃都是一樣的,賬算得過來就有投入的價值,但政策面的系統性風險是我們無法評估的?!?br />     商業模式也是松間釀坊要面對的問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過度依賴酒吧這類線下渠道,過度依賴上海周邊的市場和自己的私域流量?!?Nick表示,下個階段會針對自己存在的一些短板和問題做出改善,比如會考慮配置更多的瓶裝產品,會更多地拓展網絡帶貨的平臺,拓展新的經銷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他還提到,接下來要多做活動和宣傳,當然這也會導致額外的營銷成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Nick很清楚,疫情結束之后,很多被迫停產的品牌都需要回血,大家都會瘋狂地做活動,“這會導致行業內卷,最終的結果就是我們肯定要犧牲毛利。本來財務狀況就如履薄冰了,還要犧牲毛利,但是沒辦法,不做是十死無生,做了是九死一生?!?br />     當下的中國精釀行業,并非盡是頹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5月初,楚門和大九在WBC啤酒世界杯上獲獎,也引發了一波討論熱度。楚門創始人邢磊和大九創始人李宇幸都表示,接下來還會參加各種比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與此同時,資本和啤酒“大廠”也在關注精釀。比如海倫斯上市,蜜雪冰城也開始做精釀業務,各大傳統的啤酒廠都開始配置精釀產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資本的入局,對于我們這種小微型品牌并不能說是好消息,因為我們太脆弱,很容易被大廠給碾壓,但是反過來說,從整體市場來講,這是一個積極向上的好消息?!?br />     Nick認為,精釀行業是一個極其細分的市場,這種高度個性化的產品一定會呈現多元化的特質,而多元化就意味著良性的競爭以及機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一级无码AV片在线观看